热点 >作家梦!鬼门关!俞雯:有故事的女孩 有想法的律师




人生需要规划,可规划总赶不上变化。

从跨入大学算起,俞雯律师跌宕在法律的世界已经整整十年。有过作家梦,闯过鬼门关,独立执业,却遭遇疫情,一个月只接到一个案件。

尽管,命运捉弄,但总能化险为夷,她自嘲说自己——耍了不少的“小心机”,却恰恰应证了那句老话——机遇永远垂青有准备的人。

今日推荐她的故事《从法学院到律所:一个独立律师的养成之路》。



1

高考的小遗憾:第二志愿录取

流光容易把人抛,转眼间已在法律世界中沉浮十年,回望当初进法学院的日子,却依然历历在目。

我出生在钢城马鞍山,2012年高考考取了安徽省文科五百多名,分数离我的梦想学校南京大学还差10分,抱憾前往第二志愿华东政法大学念法学专业。

华政是传统的五院四系学校之一,理论大牛比比皆是,系统的法学教育给我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但彼时由于法学院普遍存在理论与实践脱轨之弊端,华政遂成立律师学院以培养学生的实务能力。我大二通过选拔进入该院,又有幸得到了不少大律师的授课,如刑法实务是翟建律师教授,婚姻法实务是贾明军律师教授,公司法实务是胡光律师教授,等等,不一而足。

也正是那时候,我下定决心毕业后要成为一名律师。实际上当时学院也提供了不少资源,譬如大三开始就为我们免费提供司考培训班的VIP坐席,大四又提供了海外律所和红圈所、上海国际仲裁中心等的实习机会。

如今想来,大四得以顺利通过司考、保研、实习,与学院丰沛的资源不无关系。

除却学校的上课、学习,整个本科阶段我又利用了寒暑假的时间去地方法院、国内外律所和上海国际仲裁中心进行实习,虽说当时几乎没有什么能力可言,但也算浅浅地感受了一下实践的氛围。

2


人生的终极理想:成为一名作家

说来惭愧,其实我当初选择继续念研究生的原因,倒不是因为对法学专业有多深的执念,而是因为我想有更多的时间写小说,以及想选个离家近的新一线城市定居。

成为一名作家可谓是我人生的终极理想,我幼年便喜欢写作,小学时自娱自乐写的故事常在班级传阅,大学时情绪需要出口,便又开始了写,自大二开始在网络上发表零星文字,后来不少传统纸媒及网站编辑前来约稿,那颗想成为作家的心又不免骚动。

得到保研录取通知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太好了又有时间写作了,第二反应是未免浪费了教育资源。

或许正是这种后者的惭愧心理作祟,整个研究生阶段我比本科时花了更多时间学习,图书馆也成了我待得最久的地方。

除了写论文便是在写小说,徜徉虚拟世界无可自拔,颈椎不好已成常态。好在也是因为成绩好和写小说两项,上学期间奖学金与稿费已足够养活自己,我也顺利以年级第一的成绩的毕业。

值得一提的是,本科和研究生的很多课业是做演讲展示,这些也为我后来能够当众演讲、不怯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然而,近些年来纸媒式微,我研二毕业那年遇上出版与影视寒冬,在南大的最后一年,我还是选择了不变初心——当律师(写作和做律师兼备实在太难太累,此处不再表)。

我重新为此准备,前往最高院三巡实习,并顺利通过天同南京分所的校招,幸运地拿到了提前聘用的offer。

3


研究生未毕业,先闯鬼门关

做最高院法官助理的实习机会自然难得,那半年里至少我把整个再审的流程都搞清楚了,接触的也都是动辄千万上亿标的的大案,而且法官们的水平也着实让人叹服,每周二的法官会议犹如神仙打架,最后实习结束时参加模拟法庭时扮演的也是代理律师,没想到人生第一次穿律师袍就是在最高人民法院。

而在天同两年的锻炼也同样难得,光是诉讼可视化、大事记的书写、案例检索报告的制作就足够适用许久,加上她本身的特殊风格,我接触的仍大多是重大、疑难、复杂的案件,如股权转让纠纷、融资性贸易纠纷、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等等,积攒了不少经验。

如果说,法学院的学习给我打下了理论基础,那么在三巡和天同的工作经验则让我的实践经验快速累积。

当然人生并非一帆风顺,研究生未毕业时,我体检时发现罹患甲状腺癌,经过了一年多的定期复查,最终选择了做微创全切手术,鬼门关一遭,手术后我重新思考人生的价值与意义,认定自由才是我最想要的,而律师职业本身也是自由的,权衡再三后去年选择了辞职,转换赛道,在同学的引荐下加入江苏天倪律所,成为了一名独立执业的律师。

一个人的风险承受度是1-TA的年龄,去年我27岁,也就是说我的风险承受度是73%,虽未成家,但我的压力还是有的,当时我拿重疾险理赔金加上存款付了房子的首付,每个月还有偿还房贷和付房租的压力,搬到河西后我每天早晚都跑步,以缓解焦虑。

好在辞职后三天就幸运地接到了之前老朋友说等我独立执业后就找我做案子,两周后就接到了两千万标的(房产价值)的案子,后来也都顺利办结。

当然,独立执业的成本也是不少,创收和到手之间的收入差距还是有的。自己需要更多地考虑成本问题。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我的这种自由也是有代价的,它是不稳定的。去年夏天,南京的疫情着实让我吃紧,整个八月我只有一个案子,虽然之后缓过来了,但还是感慨这不是一个个人创业的最好时候,辞职还是有些冒进。

4


从一开始执业就选择合作

转眼独立执业已经一年,已经办结了二十几个案子,手头还有一二十个在办案件,均为民商事诉讼,大多是经济纠纷/合同纠纷和婚姻家事纠纷,这也和我对自己“民商事诉讼律师”的定位吻合。

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案件是通过调解或案外和解的ADR(替代性解决方案)方式解决,很多案子的办案过程觉得心酸、乃至觉得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好在有些案子都开了好几次庭,代理意见都写了七八页,但最终都顺利解决了,过程情节可谓跌宕起伏,痛并快乐着,都是将来写小说的极好素材。

自然这其中也存在着不少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我自己精力的不够,为此我选择了与同所的实习律师合作,也有了自己的助理,将案件的部分工作交给他们办,自己负责审核、修改、把关,这样他们可以获得收入和成长,而我也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自己下一步的发展规划。

5

人生充满变数,但不影响我们有目标的思考

总结我自己一路走来的法学或律师之路,大体来说还算顺利,我认为自己还是耍了不少的“小心机”,或者说,是目标导向型的思考方式帮了自己——

譬如我知道华政作为四非院校,保研名额极少,除了要成绩好,还要有一些加分项,因此大一就开始有意识地跟着学长学姐做项目,大二带领同学们做的消费者公益诉讼项目更是成功拿到了上海市大学生创业创新优秀项目,取得了不错的加分。

譬如三巡的实习要求每天都去,研一研二学生大多都有课,那个时间节点只有研三有空,但同学们都要急着找工作,但我已有额外每个月小一万的收入(稿费、奖学金和兼职做公众号编辑),生存尚可满足,不必急于此事,加之成绩不错,预判入选的概率不低。

又譬如我研究生毕业时只参加了一家律所的校招就中,是因为我考虑到当律师必有独立的一天,非诉业务独立之前需要的时间成本过高,诉讼则不然,当然要学就要学最好的,遂选择了天同,加上本人性格偏向于要胜好强,而且提前上网搜了前辈的笔试和面试攻略,对于律所的“人才偏爱”风格已有大体了解。

当然,私以为律师工作的核心能力还是自己的谈案与办案,其他都是次要,来日方长,未来的日子,我的大目标还是会继续做一个律师,一个能够帮客户更快、更好解决问题的律师。

作者简介

俞 雯 江苏天倪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华东政法大学法学学士,南京大学法学硕士,交易并购师,南京电视台十佳新媒体宣讲律师。

执业领域:民商事诉讼。

【相关链接】

“证多多”陆凌燕:没被律师耽误的好厨师

从实习生到专业律师,听蔡全义讲述这八年

艺术转身的李东蔓:对青年律师来说,专业化之路未必比万金油更有利

曾经7年检察官,美女律师如何看待刑辩专业化这条路

高院辞职!美女赵宸:我的这三年

“学霸”到“卷王”,90后郭小月聊在法院这五年

2020年冬天,我辞职了!

中办发文!从事有偿法律服务,这些人有禁业要求

罚款400000元!江苏反垄断2022年1号罚单“剑指”行业协会

3855名!南京女律师三年增长5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