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男女之间的事,只有亲身体会了,才知道什么叫死了又活,活了又死.



第1章
 
男女之间的事,只有亲身体会了,才知道什么叫死了又活,活了又死。
舒听澜一直以为自己估计体会不到了。
倒也不是她多保守,只是从小按部就班上学,工作,缺乏实践的对象,直到遇到眼前的男人。
不得不说,她的初体验很好,男人一直很绅士,很照顾她的感受,即便在得到满足的事后,也没有起身就走,而是像对待亲密爱人一般抱了她许久,让她觉得自己被尊重,甚至被深爱着,这份温柔抵消了她第一次约的忐忑与自我怀疑。
当然,她没有告诉男人她是第一次,一是不想造成对方的心理负担,二是也不想让对方得意。
所以在开始时,她尽量装熟练而大方的样子,牢牢掌握了主动权,只是,到了最后一步,终是忍不住,
“关灯吧!”
男人听到她的话,轻笑出声,很轻很温柔,像是微风拂过,揉了揉她的头发,听话地起身把灯关了,陷入黑暗之中,舒听澜总算松了口气,也庆幸关了灯,否则刚才太疯狂,她不想让对方看到。
啪嗒一声!
男人起身打开了床边的落地灯,光线温和,把男人挺直的腰背线条衬托得格外流畅,舒听澜不禁又觉得口干。刚才出了一身汗,黏糊糊的难受。
“我去洗澡。”
趁他没转身,她裹着床单一溜烟进了浴室,颇有点落荒而逃的样子,直到氤氲的雾气弥漫,她才真正放松平静下来。
犯了个错!
好友林之侽作为她性.启蒙“老师”,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搞认识的人,尤其是她这样的菜鸟,很容易惹麻烦。
可是外边那个男人算认识的人吗?
卓禹安,作为森洲市知名人物,她当然认识他,但他应该是不记得她的,所以算不认识吧?
今晚纯属意外,她多年不参加同学聚会,今晚是高中唯一好友程晨来森洲出差,组了个局,叫了几位同在森州的高中同学,她推脱不了只好参加,而后,便见到了卓禹安。
卓禹安不是她们的同学,当年他理科,她文科,井水不犯河水,唯一的交集是他与她们的班长陆阔是发小,班长陆阔也在森洲。
聚会时,班长也没有特意介绍卓禹安,只轻描淡写道:刚刚跟他在谈事,顺道带过来蹭顿饭。
本也不用班长多介绍,在森洲混的同学,谁不知道卓禹安?甚至平日喝酒吹牛时,也喜欢说一声,当年跟卓禹安是高中同学,那小子是天才,在高中时就显露无疑,再讲些细节,以此彰显自己与卓禹安很熟。
反而现在到了真人面前,都拘谨得跟什么似的,连句话都不敢主动开口跟他说,也不能怪大家,实在是卓禹安这人,气质冷淡疏离,很不好相处的样子。
班长说他是来蹭饭的,还真是。落座之后,就旁若无人,慢条斯理地吃着,并不参与同学之间的聊天。
舒听澜也不太有参与感,若不是因为程晨,她是绝不会来参加高中同学聚会的。但班长许久不见她,热情过了头,聊不到三句,便把话题引到她身上。
第2章
 
“听澜现在是大律师了,都负责哪一类案件?”
“我还只是助理律师,负责打杂。”
她寡淡地回答。实际上,她毕业之后,一直在企业当法务,今年刚转入律所,确实是小助理一枚。按林之侽的话说,她总是反其道而行,别人是律所当几年律师后转入企业,而她恰好相反。
“听澜谦虚了。”
她是话题终结者,班长几次想跟她多聊几句,最后都讪讪收尾,加上别的同学对她亦是不感兴趣,话题很快就转移到了当年高中时期的风云人物身上,卓禹安与温简,理科班的男神女神。
陆阔炫耀一般笑:“当年温简还追过卓禹安呢,对吧。”
“陆阔!”一直没说话的卓禹安终于开口警告,制止他再往下说。
舒听澜多年没听到温简这个名字,心里沉了沉,有些茫然地看了一眼旁边的程晨,程晨则握了握她的手安抚,她的心情就此坠入谷底。
聚完餐,才知道程晨是今晚的飞机回栖宁市,班长作为她曾经的追求者,义不容辞送她去机场,临出发前,朝不远处花坛旁正在抽烟的卓禹安喊了一声:
“你送听澜回家”
“走吧!”
卓禹安的眼神并未在舒听澜的身上多留一秒,说完径直朝前边的车走去。
“不用了,前边就是地铁站。”
听到她的拒绝,卓禹安才停下脚步回头看她,伸手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她,没什么表情
“你自己跟老陆说。”
他摆明了态度,送她只是听从班长的嘱托。可在她看来,那只是班长随口一句礼貌的嘱咐而已,不用当真,哪用得着特意打电话拒绝?
但眼前的卓禹安显然是当真了。
“那麻烦你了。”她也不矫情了,送就送吧。
到了她家小区门口,本是相安无事,但一路沉默的男人,在最后忽然说了句
“我送你进去。”
舒听澜回头看车窗里的男人,除了身份加持之外,外型更是无可厚非的矜贵帅气,大概是喝了一点酒的关系,对视的那一秒,她脑子里闪过林之侽的两句话:
饮食男女,食色性也;
这样的男人,搞到就是赚到!
魔怔了一样!
此时想起来,卓禹安当时说送她上楼,应该就是单纯要送她上楼,确保她的安全,保证完成陆阔交代的任务。
而她,都怪林之侽这两年,不停给她灌输要好好享受青春,再不享受就要老了的观念,那时,她是极度不清醒的,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
浴室里的水汽继续氤氲升腾,越冷静,越是觉得尴尬,无法面对。
好在很快,浴室传来敲门声。
“什么事?”她问。
“抱歉,公司出了点状况,我需过去处理。”他在门外解释,声音依然低沉好听。
“好,帮我把房门带上”
她淡然回答,一听便知是借口,睡完就走,两个陌生人之间,理当如此。
房门刚关上,与此同时,她放在浴室的手机响起,是医院打来的。
“舒小姐,您母亲不见了!”
护工焦急的声音如平地惊雷,把晚上的那点旖旎炸得粉碎,现实如锥刀剐着她,一寸又一寸,痛不堪言。
她狂奔下楼,想拦住卓禹安的车麻烦他送她去医院,因为这个时间点不好打车。
他的车在前边缓缓驶出小区,她使劲力气在车后追,就在这时——
第3章
 
他或许看到了车后的她,故意视而不见,也或许没看见,舒听澜追到小区门口,眼睁睁看着他的车绝尘而去。
深秋的夜晚气温已很低,她因出来匆忙,长长的黑色卷发湿漉漉地披着,身上是黑色的吊带睡裙,外边披着家居的黑色针织长衫,全身上下都是黑的,显得那张脸格外的惨白,只有手上拎着的那双红色高跟鞋是唯一一抹亮色,在沉寂的黑夜里格外耀眼。
好不容易打车赶到医院,医生,护士,护工涌上来,各有各的说辞,她只听到最重要的一句:
“查监控找到了,您母亲在顶楼的天台。”
黑沉沉的夜里,她母亲坐在轮椅上望着远方,与这广袤的天地融为一体,白色的病号服裹着瘦弱的身体。
医生护士以为她母亲是想不开跑到天台上来,只有舒听澜知道,她母亲不会轻生,更不会以这样的方式轻生,因为她母亲爱她。
舒听澜走过去蹲在她的身边,握住母亲的手
“妈。”
“来了?”母亲平静得好像是在家里的客厅。
“嗯。”舒听澜声音是沙哑的,穿着单薄的衣服,在夜风里吹了这么久,有感冒的迹象。
母亲慢慢回头看她,然后目光定在了她裸..露的脖颈与胸前,雪白的肌肤上,分布着红色暧昧的吻.痕。
母亲的目光忽然冷冽,情绪激动,伸手狠狠地扒舒听澜的针织外套,整个人险些摔出轮椅。舒听澜急忙扶着她,任她撕扯,外套滑落,的肩颈上已被母亲抓出一条条的红痕。
“叫你不自爱,叫你不自爱。”
一拳一拳打在舒听澜的身上。医生护士想过来阻止,被舒听澜眼神制止。她轻轻揽着母亲安抚
“妈,我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一定自尊自爱。”她语气温柔,足够安定。
“澜澜,不要轻易相信男人,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知道。”
母亲的情绪渐渐平稳,舒听澜把她推回病房,医生打了镇定剂,终于安然入睡。
“您母亲平时情绪很稳定,也很配合治疗,极少出现今天这种情况,明天我们会给她做个全面的检查。”
“好,辛苦您了。”
舒听澜一袭黑衣,微卷的黑色长发已干,随意地散着,与深夜的医院形成鲜明黑白色的对比,尤其是那双红色高跟鞋踩在空旷的走廊里,发出的哒哒哒的响声,敲得人心里发痒
医生与护士,脑海里只飘过几个字,“美的不可方物。”
舒听澜在微信上给护工转了三千块当红包,只希望她在护理母亲时能更尽心一点,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别的什么也做不了。
将近凌晨才到家,脑海里只余下母亲说的,要自爱。可她已经25岁了,在今晚之前,连男人的手都没摸过,还要怎么自爱呢。
今晚,与卓禹安的第一次,她并不后悔,这与自爱并不冲突,在她看来,自爱就是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负责,她很清醒自己在做什么,也能为此负责。
第4章
 
森洲国际机场,卓禹安熟练地停好车,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的胳膊上挂着西装外套,大步朝安检口走去,整个人气质卓越充满精英感,路上的人不由纷纷偷看他。
他早已习惯去哪都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一心在讲电话,是公司技术部的总监王岩打来的。
“我们原定周末发布的概念产品被偷窃,对方今晚捷足先登发布了我们这款概念产品。”
“视新锐觉公司?”
“对,他们今晚发布的概念产品,除了外型不一样,其它所有功能以及核心竞争力都与我们的一样,不知到底是谁泄露给他们。”
“嗯,我现在出国找Jane商量概念产品的事,国内你帮忙盯着,必要时,发律师函。”
“好,今晚你去哪儿了?打了几次电话没人接。”
“高中同学聚会。”卓禹安平平静静地说着。
却让王岩惊呼,比听到自家产品被对手公司偷窃更加震惊与不可思议,
“你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你?同学聚会?并且投入忘我到不接电话?”
一连串的提问,只得到卓禹安一个字的回复
“嗯。”
舒听澜一夜没睡,早早便挤地铁上班,照旧是黑色的职业装,红色高跟鞋,黑色,红色,已成为她的标志,按林之侽的话说是很少有人能把中规中矩的职业装穿得这么勾人,活脱脱的制服.诱惑。
舒听澜早已习惯她的侽言侽语,并不放在心上。
今天是周一,例行会议,她的顶头上司,也是律所并购项目组的合伙人肖主任,正在跟底下的律师过项目进展。
舒听澜作为助理律师,是项目组的万金油,哪里需要去哪里,既没有带教律师,也没有负责的项目,所以每周的例行会议,她负责记录会议要点。
“好,接下来,我们讨论一下最新的项目。根据业内消息,卓远科技计划收购胜普瑞智能科技公司...”
肖主任说着,打开了她的PPT。
舒听澜一眼便看到PPT上卓禹安的个人资料,她以为是幻觉,大脑像被轰炸过一样乱哄哄的。
她以为昨晚之后,两人会毫无交集,毕竟森洲市的人口上千万,想要第二次遇到,是千万分之一的机会,很难。
整个会议室的律师们都凝神听着,一提到卓远科技,便知一定是个大标,数额惊人。舒听澜也迅速从震惊之中调整好状态,认真听讲。
舒听澜所在的宏正律师事务所是国内有名的红圈所,招聘要求一向严格,不是国内五院四系毕业的就是海外知名法学院毕业的,而且绝大部分是硕士起步。
但舒听澜属于另类,她毕业于森洲大学,虽属于双一流大学,但法学院不是森洲大学的强项,加上本科毕业时,因为经济原因急于工作没有考研,所以在宏正律师事务所里,她即没有学历的优势,也没有任何人脉的优势,来了半年,还属于小透明的状态。
在这之前,舒听澜虽没有律所的经验,但在企业做了三年法务,企业被收购时,所有的法律程序是她一项一项跟进配合。
她当时所在的企业只有300多人,说是法务部,实际整个部门只有她一个人,还有一位兼职律师顾问,一个月来一次,有等于无。
她想她的经历,已足够独挡一面。
第5章
 
最初时,她找肖主任争取过,希望能把她指定给组里固定的一位律师,跟着做项目。
她记得肖主任当时只抬头看了她一眼,语气颇冷,一连串的质问:
“看不起跑腿的工作?”
“组里谁不是从跑腿的工作做起?”
“你在企业当法务的经验对我们没有任何用处,不管你工作了三年还是十年,在这里,你记住,你只是个新人,一切从头开始的新人,明白?”
“如果连这点熬时间的耐心都没有,趁早滚蛋。”
舒听澜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面红耳赤,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
她是有些操之过急了,甚至没有摸清肖主任的脾性与喜好,就贸然跑来争取资源,只会给人留下浮躁不踏实的印象。
自此之后,她便不再提要进项目的事,踏踏实实任并购组律师差遣,磨练自己,等待机会。
肖主任讲着PPT
“我们目前遇到的最大困难是如何接触卓远科技。”
在座的律师,既没有与卓远科技的业务往来经历,更不认识卓禹安本人,也没有收到竞标邀请,凭空想去竞标,连标书递给谁都不知道。
“从媒体的一些采访上看,卓禹安这人不太好攻坚,谈技术谈产品时,可以侃侃而谈,但是涉及到别的方面,一律缄口不提。在业界也不曾听说他有来往的朋友。”
“受他的影响,他们的法务部门同样谨言慎行,至今还未跟任何律所来往。”
“据说卓禹安本人是偏向于海外的律所,毕竟卓远科技属于外资公司。”
舒听澜不停地听到卓禹安的名字,心跳得厉害,没等她多想,行动快过思考,在大家正一筹莫展时,她主动请缨
“肖主任,可以让我试试吗?”
整个会议室安静了,所有人朝她看来,眼神狐疑。
她解释:“卓禹安是栖宁高中毕业的,我与他同一届,可能有共同认识的同学。”
实际上,昨晚聚餐时,在程晨的反复要求下,卓禹安出示了他的微信码让大家加,她当时出于礼貌也加了。
“可以。”肖主任只简单的回答了两个字,算是允许,只是未免带着点敷衍,压根就不相信她能联系上卓禹安。
别的律师同样没把她的话当真,现在人情淡薄,别说是高中同一届了,即便是大学同班同学,也未必肯理你。
舒听澜其实说完这句话之后,便也有些隐隐的后悔,毕竟昨晚两人有了另一层的关系,虽然她当时是抱着以后不会见面,只约一次的心态,但她今天便去找他谈业务,显得昨晚的一切都是她有计划,有预谋的,甚至是为了业务不惜出卖rou体的。
但眼下,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想在律所有所突破,能进项目锻炼。还有一点不足与外人言明的,她急需要钱。
她从公司法务转到律所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经济原因,只是没想到,她来了大半年,没有接触任何项目,使得她有点捉襟见肘。
她是在下班到家之后,才给卓禹安发了一个语音通话请求,对方很快就接了,只是
“卓总在开会,请问您是哪位?”好听的女声传来。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