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 >研影系 I 夏冰婷 从《海豚湾》看纪录片戏剧性手法的运用


夏冰婷,女,安徽合肥人,现就读于安徽师范大学,21级研究生,研究方向广播电视,导师:姜皖老师。


故事梗概

《海豚湾》是一部拍摄于2009年的纪录片,该片记录了日本太地町当地的渔民每年捕杀海豚的经过,主要讲述在著名的海洋动物专家的带领下,一群动物保护人士冒着生命危险、突破重重阻碍走进了这一海湾,深入现场,记录下大量海豚被日本人屠杀的血腥场面。

 

在日本本州岛最南部的和歌山县,有个叫太地町的小村镇,面朝太平洋,三面悬崖高耸。约有3600名居民,其中约1/3从事渔业。表面上看,小镇处处标榜着对鲸类动物的喜爱:镇中心树立着微笑的鲸鱼模型,渡船粉饰成海豚的造型,地上石板印有拟人的海豚形象,镇上还有专门供奉鲸灵的寺庙……这里包装得好像一个主题公园。然而背后,却暗藏杀机。

口碑及获奖



人物介绍

里克·奥巴瑞该片的发起人和故事的讲述者,在上世纪整个60年代,就是海豚训练和海豚表演的代名词,他创立的海豚表演节目让一整代美国小朋友在被问到长大后想做什么时毫不犹豫地回答海洋生物学家。主要作品有《海豚的故事》《飞宝》《海豚湾》等。他让更多的人喜欢上了海豚这种可爱聪明的生物,但庞大的利益却也造就了更多对这种生物的屠杀。他说他用了10年的时间进行海豚的训练事业却毅然决然的用了35年的时间去毁灭它。

 

戏剧结构

情节化的叙述方式

首先是情节化的叙述方式。情节化的叙述就是要包括情节中的某些基本要素,像故事片那样,讲述事件的始末,依照事件发展的逻辑来连接画面,并且情节的发展要有起伏转折。在《海豚湾》当中,我们能够强烈感觉到情节化叙述方式的存在。电影开始于导演路易·皮斯霍斯在一个国际会议上与被禁止在会议上发言的里克的相识,并了解到大地町的情况。为搜集证据,两人又一起来到太地町,同时开始拍摄此片。随后,他们的拍摄与探访受到各方的种种阻挠。但里克和路易最终克服重重阻力,终于拍到了海豚湾中惨无人道的行径,并将日本太地町捕杀海豚的行为公之于众。此片有着明显的开端、发展、高潮和结局,也有着明显的事件发展逻辑。情节化的叙述让《海豚湾》有了情节剧的影子。


营造紧张感

同时,《海豚湾》还利用情节化的叙述来营造紧张感这种紧张感的营造是把主人公放到一次又一次的困难和阻碍当中。《海豚湾》的整个事件进程便是从一个鸿沟到另一个鸿沟。为拯救被围杀的海豚,里克的第一个行动便是在国际会议上发言,但是就在他要上台发言之前,被这次会议的组织者海洋世界禁止上台了。这是第一个鸿沟。会议之后,导演路易·皮斯霍斯和里克一起来到日本,希望能够找到捕杀海豚的证据,但是每当他们走近海豚湾的时候便被各种警示牌、围墙和防护线阻止,这是他们的第二个鸿沟。当他们试图闯入,并在旁边架起摄像机拍摄时,当地的势力开始对他们阻挠,这是第三个鸿沟。他们试图与当地政府谈判,希望能够获准拍摄,但是当地政府却给他们制造了重重困难,并且限制他们拍摄的范围,这又是一个鸿沟。最后他们不得不招募一些有特殊才能的志愿者,依靠特殊的手段进行记录,并且在经历了一些危险之后,终于获得了他们想得到的证据


矛盾冲突的展现

矛盾冲突一般表现在三个方面:人与人之间的纠葛或冲突,人与社会或自然环境的和谐与不和谐,人物自身性格及思想上的各种冲突或斗争。在《海豚湾》中,这三个方面的冲突都有展现,但是最明显的莫过于人与自然的冲突。海豚作为自然界的智慧生物,遭到人类的捕杀,和谐被破坏,矛盾便由此而生。这是这部纪录片中最为重要的冲突,是整个事件发生的直接起因。而随着事件的发展,人与人的冲突也开始显现。影片当中,里克与地町的势力以及国际会议上的势力的斗争,使得整个事件更加饱满激烈。人物内心的冲突也在里克的自我叙述中流露出来。在他的表述中,我们得知里克曾是著名节目《海豚故事》的演员,正是这个电视节目,让海豚走入了人类世界。但是海豚凯茜的死使里克走上了保护海豚道路,他说:如今,我们要尊重大自然,而不是探索大自然。我要把余下的全部时光都用来摧毁这一产业。这三方面也是《海豚湾》获得成功的一把利器。


设置悬念

悬念也是戏剧结构中的一个重要元素,在《海豚湾》中,悬念也得到了很好地运用。影片开场,导演便开始设置悬念。我们本来确实想用合法手段来拍摄这个故事。这是影片的第一句台词,随后便是一系列黑夜中拍摄的场景,同时配以极具紧张感的音乐,创造出一种紧张的气氛。。随着影片的展开,里克和导演路易·皮斯霍斯又营造了一个最大的悬念——地町隐蔽的海湾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里克告诉我,没有被选中的海豚被带到一个秘密的海湾被杀害。但是这里只说到一个秘密的海湾,同时在画面上的是一艘汽艇绕到一段海岸的背后。这背后是什么秘密?在这里,导演用影像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最大的视觉期待,期望看到海岸背后的情形。在影片高潮段落中,里克的队员们在夜色里去安置摄像机和拾音设备,而就在他们安置时,夜间摄影机上出现的一个白色亮点让队员大惊,结果却只是一只水獭。而在最后一次行动中,队员们在安置时遇到跟踪的警察,这时导演把队员的逃走与警察的追赶相互交叉剪辑,创造出格里菲斯最后一分钟营救的效果。悬念和冲突的设置,紧张感的营造,都表现出一种与生活的差异化。这种差异化,给观众一种不同于生活的体验,从而得到一种审美的快感。


戏剧性手法的运用原则

虽然纪录片可以利用戏剧化的结构方式来叙述,但是也并非是无节制的运用。《海豚湾》中便有一些因素受到人们的质疑。因此,纪录片在借鉴故事片和戏剧的创作手法时也应该遵循纪录片创作的一些基本原则。

首先,应坚守纪录片的真实本性。纪录片是以真实生活为创作素材,以真人真事为表现对象,并对其进行艺术的加工,以展现真实为本质,并用真实引发人们思考的电影或电视艺术形式。在一些纪录片的创作过程中,导演为了追求戏剧化,创造更多的矛盾冲突,而过多地介入到事件的发展进程中,这使得事件的原本发展过程被破坏,从而无法展现事件的真实。适度的介入可能会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是过度的介入则会适得其反。

其次,要处理好主题和戏剧性结构的关系。在纪录片的创作中,主题与戏剧性结构的有机统一是一部戏剧性结构纪录片成功的关键。 主题是构成艺术作品的主导因素,在叙事性作品中主题的缺失会使其思想容量和艺术价值降低。所以,对纪录片而言,戏剧性结构运用得当、突出主题才是最重要的。


孔笑笑同学听后感:

在市场化的今天,戏剧化结构的纪录片越来越受关注。进入新世纪以来,一系列戏剧性结构纪的录片获得电影节的大奖,也说明它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和肯定。悬念、矛盾冲突、紧张情节,已经不是只在好莱坞的电影里才有的因素,纪录片也在向它学习,朝着这方面努力。纪录片作为一个有意味的形式,戏剧性结构的运用有利于“意味”的理解和回味。但是,在运用戏剧性结构的同时也要遵循一定的原则,不能丢弃了纪录片真实的本性。并且,戏剧性结构只是一种处理内容的艺术手段,并不能代替内容本身,它是为主题服务的,而并不是纪录片的核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