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 >精品:无声的朋友(散文)




作者:静净


         一天下午,从妈妈家往回走。走到街拐角停了下来,只见三个并排齐腰高的垃圾箱,一条棕色毛的流浪狗,趴在地下伸出小爪去够垃圾箱底部空隙下,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我站在原地,进退都怕惊到它。它缩回小爪,还是看到了我。立刻站起来,用警惕的眼神望着我。

   看它瘦骨嶙峋,毛色黯淡无光的样子,脑子里立刻闪出那些画面,数九寒天瑟瑟发抖地躲在某个角落里;而有福报的狗狗在主人家里,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宠着,甚至有些狗狗因为营养过剩而得了糖尿病。

   看着它我想:一定是饿坏了,来到垃圾箱里找东西吃,可是垃圾箱又太高,它根本够不到。我想要喂一点东西给它吃。刚刚在超市里买了麻花,它似乎感觉到我没有什么恶意,向前凑了凑。我马上说:“等着,别着急。”它似乎真的听懂了,居然坐下来,抬头仰望着。我打开塑料袋,从里面掏出一块儿麻花,扔给它,估计它是太饿了。居然咬到了我的手,可手没有破,只有两道划痕。我惊了一下,把整条麻花扔在了地上。它先抬头看了我一眼,我不知道什么意思,然后迅速低下头吃起来。

   迎面刚好,走过来两个人。它警觉地,叼起食物跑到后面去了。我发现它走路打晃的样子,不知道是因为生病了,还是因为饿的。我偶尔也会在其他地方看到流浪狗,可是手里没有吃的,经常很遗憾地走了,这次还好。

   原来是邻居两夫妻。“大嫂,你们出门啊?”大嫂微笑地点了点头。大哥说:“你呀,一天天不是喂猫就是喂狗。”我嘿嘿地笑了两声说:“也不知道是谁家养的,又把它丢了。”我这句话又像自言自语。

   城市里应该是没有流浪狗的,大部分都是谁家养的,之后各种原因又把它丢掉了。有的是因为生病了,去宠物医院开销太大。有的是因为搬家走了,带着它不方便。还有一种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原因,家里有女人怀孕。怕狗狗身上有什么病菌感染到孕妇和将来的孩子。反正各种各样的原因,他们被狠心地丢掉了。每一次看到流浪狗,脑袋里都会想到那些被遗弃的婴儿和老人。也曾看到过很多报道,比如拾荒老人和流浪狗的故事。每次看到类似的报道,我都会鼻子一酸。

   再回头看它不知道去哪了。我慢慢踱着步往家走,想起了20多年前我们家工厂养的一条大狼狗,好像是黑贝和退役警犬杂交的。

   它的待遇可高了,隔一两天给它买一次鸡架。好像至少五斤,让看门的大哥在锅里轻轻煮一下给它吃。每次我来的时候,它都特别兴奋,摇着尾巴赶快跑过来,用它那粉红色长长的舌头舔来舔去,我如果伸手逗它两下,它就兴奋地跳起来,两只大爪子搭在我的肩膀上,差不多跟我一样高。然后舔来舔去,亲昵得不行。只见它的毛色黝黑锃亮,摸起来滑滑的,矫健的体型,就像一名战士。

   那年初冬的一天,睡到半夜,电话铃响了。是看门的老哥打来的,声音很微弱地说:“老板,我被煤气熏了,你过来一下吧。”孩子他爸推了我一下,“快跟我一起去看看,我不怎么懂,老张被煤气熏到了。”我揉揉眼睛,不耐烦地说:“什么跟什么?”话音未落,我立刻一个咕噜爬起来。啊?煤气中毒,那可不得了。这不禁让我想起小时候,我们全家煤气中毒的事情。

   那时候住在小平房里,家家户户都是生炉子取暖,一天夜里,奶奶起夜上厕所,突然觉得浑身没劲儿,勉强地爬了起来,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煤气味儿。不好,奶奶立刻知道全家都中毒了。赶快推开门和窗,一个六十多岁的小脚老太太,浑身已经没什么劲儿,还是把我们一个一个从炕上拖下来,又拖到院子里,亏得有奶奶。只有老人会半夜起来上厕所,年轻人都是一觉睡到天亮。那结果就可想而知了。从那之后,我对煤气中毒有了初步的认识。

   我俩匆匆忙忙地穿好衣服,开着车就出门了。没几分钟就到了,只见大哥躺在门槛边的院子里,大黑贝围着他转来转去。孩子他爸刚要过去,把他扶到屋里。我阻止说:“先去看看大哥清不清醒,跟他说几句话。掀开他的棉衣。”我进屋想去找一些冷水。屋里还是有很浓的煤气味,只见烧水的壶翻倒在地下,炉子里还是有白气冒出来,地上一滩水。我取了一碗冷水,回头看见左边的窗户半开着,还碎了一块玻璃。我出来,看见大哥微睁着眼睛。我将冷水慢慢地洒向他的脸,脖子,手,然后拍了拍他的脸:“大哥大哥,怎么样?”只听他微弱的声音:“老板娘,我觉得胸有点闷,喘不过气。”看着他还清醒,“快把他扶到车里去医院。”我对孩子他爸说。回头摸摸大黑贝的头:“乖乖地,在家里看家。”一路上开着车里所有的窗户,半夜没车没人的,几分钟就到医院了。挂了急诊,说明了情况,之后去了高压氧仓吧。

   我去询问了大夫具体情况。医生说:“他应该没什么事,一氧化碳中毒的不太深。两天以后再来吸次氧。不过要注意近期不要感冒。”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两周以后让大哥又去检查了一下,医生说一点后遗症都没有。

   之后我问了大哥那天晚上的整个过程,大哥说:“我还是像平时一样。压上煤,坐上一壶水就睡了。半夜听到大黑贝狂叫和抓门的声音,我想起来,可是没有什么力气。接着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煤气味道。然后又听到抓窗户的声音,玻璃撞地嘎嘎响,然后玻璃碎的声音。大黑贝边叫边跳了进来,拽我的被子。我也不知道怎么支撑着爬到了门口。打开门,幸亏咱们家的电话就在门旁边。”

   我边微笑边点头,说:“那壶怎么翻在地上了?还有你身上盖了棉衣。”大哥略有所思地说:“可能是我爬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或者是大黑贝把它打翻了,想给我点儿水喝。棉衣平时就放在那个长椅上,肯定是大黑贝拖过来给我盖上的了。”我再次微笑,赞许地点了点头。

   “大哥,你好好休养,大夫说你已经没事儿了。以后千万千万注意压煤的分量。”我拍了拍大哥的肩膀说。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菜市场,买了一大片排骨。好好犒劳犒劳大黑贝。我刚走到院子里,喊了一声黑贝,哇哦!它摇着尾巴非常兴奋地扑了过来,差一点把我扑倒。我抓住它的两只大爪子,摇啊摇。感觉它缩了一下,我忽然想起翻倒的水壶。赶快检查一下它的爪子,我的眼泪差一点掉下来。它前爪的左侧,毛毛不单烧焦了,而且应该是起了水泡,水泡破了,露出里面粉粉的肉,碰一下肯定会疼。我立刻心疼地边抚摸它的头边夸,真是非常棒的小伙子。我想它是应该听得懂我的夸奖。是不是有专家说狗的智商是人类4到7岁的小孩。

   后来,因为某种原因,工厂关门了。我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大黑贝,打电话给在近郊农村的二表哥:“二哥,我们家大黑贝送到你那边吧。”二哥立刻说:“好啊好啊,正好跟我们家‘雄狮’做伴。一个看家门,一个看虾圈。”

   我真舍不得把它送走,可是没办法,家里养不了。它太大了,而且我们平时上班没人管它。送走之前,我跟大黑贝说了很多很多的话。我猜想它一定是听得懂的。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100多公里,终于到了。本来应该在二哥家吃饭的,可是我们没有,放下大黑贝之后,我抱了抱它,又说了很多安慰和嘱咐的话。刚转身要离开,它挣脱了二哥的手,扑向我,刚好抓住了我戴的围巾掉落在地上。我根本不敢回头,钻进车里,告诉我儿子他爸快走。我听到了大黑贝“汪汪汪”的叫声……

   车开出去很远。我才敢抬头看后照镜,好怕电影里的那一幕出现:爱犬像疯了一样的追赶主人的车辆。

   回程路上我一句话都没有说。刚到高速公路口,“快趴下,有警察检查!”我伸手摸了摸,空荡荡的车厢。还真是没忍住落泪了。

   第二天我打电话给二哥,他说大黑贝抱着我的围巾在笼子里趴着,不怎么吃东西。逗他也不理人,可是如果想拽围巾,它就“汪汪汪”地狂叫。之后好几天我都不敢打电话。一周以后,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二哥说他实在没招,三天前把“雄狮”领了过来,“雄狮”是一种类似藏獒的犬,看着可凶了。挨着它旁边。有了新朋友,它好像活跃了起来,吃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了,毛也亮了起来。我听完之后可把这颗悬着的心,放到肚子里了。再后来,它俩就成了好伙伴。一起看家,一起看虾圈。

   目前,全球人口老龄化,80,90后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孤独也成为了这个时代的话题,因此养一个宠物变成了时尚。各种宠物:除了最常见的猫、狗,还有鱼、龟、仓鼠、鹦鹉,甚至还有蛇,蜥蜴等等。它们都成了人类最要好的朋友。

   人生来就是孤独的动物,尤其在长大之后,更是习惯了有苦自己尝,有累自己扛。翻开微信通讯录,可能几百人或上千人,可是能够随时去打扰,又能随时回复你的人,有几个?所以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就把所有不能跟其他人说的话,都跟这些小动物说了。所有不能表达的情,都跟这些小动物表了。因为这些无声的朋友,不会嘲笑你,也不会把你的丑事说给其他人听。

   20年后,我以为我早已把黑贝忘了,可是入了心的,无论是人还是动物,都会时时想起。想起那无声的爱。



【编者按】偶遇一只流浪狗,因怜生情,喂它麻花吃。作者由此展开,从煤气中毒,想起了起夜的奶奶救了一家人,想起来“黑贝”。黑贝救人的一幕,场面非常感人,非常有人情味,它打破窗子的玻璃,想给门卫大哥喂水,被水壶烫伤了。这篇散文,细节描写生动,转化自然,紧紧围绕“无声的爱”主题,体现出“形散而神不散”的散文特征。还有一个亮点是情感表达非常到位。狗是通人性的,是人类的朋友,有4至7岁孩子的智商。你投之以李,它报之以桃。作者提出的一个观点,善待人类忠诚卫士——狗,值得养狗又弃狗的人士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进行反省。【摆渡物语编辑:南国的红豆】




摆渡文学微信平台稿件刊用须知

一、稿件主要来源
(一)江山文学网摆渡物语精品推荐(精品小说、精品剧本除外)、小说、散文和诗歌。
(二)摆渡文学微信群成员作品。
二、稿件要求
(一)原创首发,文责自负。承担因抄袭、剽窃或一稿多投产生的侵权行为和版权纠纷的所有责任。
(三)体裁:小说、散文和诗歌(现代诗3—5首,古诗词不超过10首)。
(四)作品内容积极向上,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健康的审美情趣。
(五)作者简介不超过150字,同时提供照片一张。
三、投稿方式
(一)江山文学网摆渡物语投:在江山文学网完成注册,选择摆渡物语进行社团投稿(网址:http://vsread.tongyiedu.com/index.php)。
(二)摆渡文学投稿
摆渡文学微信群。相关事宜咨询微信:15176351993(大智若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