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 >【散文之页】田彬夏文德二人散文

草原诗刊联盟站在现实草原家园为足点,创作、传播现代草原新派诗歌(兼散文诗,散文),光大、传承草原文化和游牧文化。


田彬、夏文德二人散文




妈妈的手

文/田彬

 

   从我记事起,夜复一夜,妈妈都会给我掖被子,直到我的少年之后还是那样。她还常常俯下身子,摸摸我的脸蛋,然后亲吻我的眉头。 

   我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讨厌妈妈这样摸我、吻我。因为她长期劳动,她的手摸在我的皮肤上,是那样的粗糙。 

   有一天早晨,我睡得正香,妈妈怕我误了上学,又摸我的脖子和脸蛋,我醒了后十分烦恼,冲妈妈发了火:“以后,不要再摸我,你的手太刺人了!” 

   妈妈什么也没说,但是,从此以后,她再没有用那种熟悉的爱的方式挣撫摸过我。 

   以后,我常常想念妈妈的撫摸,想念妈妈留在我额头上的一个个亲吻。 

   妈妈去逝后,我抓住了妈妈的手。她手掌上横七竖八的黒色裂纹又粗又硬。这双手虽然再没有摸过我的皮肤,但几十年并没有闲着。为我们做饭,缝衣,拣柴,种菜……我看见她拇指虎口那道深深的伤疤,是一次砍柴时失手负了伤,当时流了很多血,妈妈曽经昏迷了过去…… 

   妈妈的双手,受尽了苦难。我是多么后悔那次早晨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妈妈一定是伤心了,要不她为什么再没有去撫摸我呢?我真对不起我的妈妈啊。 

    想到这里,我的心一阵辣麻,鼻子一下酸了,眼泪不由地一串串掉了下来。

         2022.5.19


游西湖有感

文/夏文德


    人说苏杭是天堂。我说西湖更开放。瘦西湖虽美要买票。大西湖边有一景。我每年到此处留一影。雷锋塔里关白蛇?这是法海瞎扯淡!人家白蛇徐仙真相爱。得你和尚心态惨?先抓回镇江把白蛇压?世上谁的瘦主义(馊主意——编者注)又把雷锋塔重建。为了再压白仙五百年?真的是心坏了,突发奇想邀爱人。一起游西湖是美事,后天爱人如期到。天降小雨不停落。两个一把伞,面对雾面对面别有一种幸福感!走白堤过断桥宝椒塔边拍个照。回宾馆吃夜宵半边肩干汗半边潮,第二天去龙井。朋友阳台品新茶。泉水入杯茶叶翻。翻尽人生苦与甜。极品龙品惹人醉。十八颗玺树我来品。老婆去挖野毛笋还有土莱,各几种。中午回来,山野莱。竹筒管白米饭。啥是幸福?这就是。(下边略去)

                   2018424


顾问:商震,阿古拉泰,青格里,董晓燕,斯日古楞,觉斓,刺勒川

  编:洋浴海 

 主编:戈三同,孙永斌,清明,张国胜,王建国

草原诗刊联盟投稿须知

1、稿件内容健康、结构完整、文笔优美、底蕴丰厚作品须有一定的文学艺术价值。 

2、诗歌、散文诗。 

3、本刊对所录用的稿件著作权依然是作者,但有删改权,文责自负。来稿请附作者简介、个人照片和通讯地址


相关推荐